從父親遺物中發現「3200萬債務」他用3年時間,一筆一筆還清,最后如釋重負:到父親墓前「痛哭一場」

安妮 2023/02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近日,大陸宿遷市泗陽縣王集鎮33歲的王吉,把149萬元(約660萬新台幣)現金發到一群建筑工人手上,還清了父親生前的最后一筆債務。

父親去世三年,留下了739萬元(約3270萬新台幣)的債務,他賣房、貸款,學習工程管理,不僅還清了父親生前的債務,也維護了父親的名譽聲望。

期間,雖然困難重重,王吉從未流過一滴眼淚,債務還清后,他如釋重負,來到父親的墓地前痛哭。

整理父親遺物,意外發現竟有739萬元(約3270萬新台幣)債務

王吉的父親王昭軍生前是當地知名的工程承包商, 2020年11月,他獨自在工地的板房內休息,突發心 梗去世,王吉和家人在悲痛中料理完父親的后事。

按照當地風俗,死 者的遺物都該處理掉。王吉說:「父親生前經手多處工地,而且還有筆筆記賬的習慣,一方面我發現他去世時,各種銀行卡余額加起來不足10萬元,覺得蹊蹺,就想去查明白;另一方面他是突發心梗去世,當時還有幾處工地尚處于施工中,更加需要我去了解工地及其個人的財務狀態,才能制定收尾計劃。」

工程施工日志、往來賬目、筆記本……滿滿六大箱的材料,王吉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整理。整理中,他一頁一頁查看,一筆一筆核對,生怕有所疏漏,花了近三周的時間,才整理完畢。他還把有用的資料按賬務類、錢款類和日志類分類規整保存起來。

隨后,王吉又仔細翻看父親的手機轉賬記錄,調閱十余張銀行卡近五年的流水,查看往來賬目信息。 特別是對父親手機 里的300多聯系人,一人一人查證,一天一天翻看,從聊天的文字信息,到相互的語音對話,再到往來的轉賬記錄,王吉都與筆記相互印證,確保不漏一人一筆。

鑒于父親擔任多處工地項目經理、往來信息較多的特殊性,王吉親自跑到工地和合作公司,走訪相關人員,核對詢問往來賬目,精準了解情況。最終發現,父親所欠都是項目合伙人投資款、供應商建材款和工人工資,走訪了解的情況與筆記的信息完全吻合。

「鋼筋、混凝土、磚頭、水泥、黃沙、不銹鋼、玻璃、瓦片等各種材料款;已結束工地中還沒有償付給合伙人的本金;已結束工地還有4個老伙計,跟著父親做了20多年了,他們作為班組長,也沒有結清;還有工人們的工資,加起來一共739萬元(約3270萬新台幣)。」

王吉只是泗陽縣郵政分公司的普通員工,還清這筆錢金額巨大。「凡是筆記里有記錄的都承認,保證全部兌現。」王吉鄭重作出承諾。

為了兌現承諾,他想方設法去籌錢還款

王吉雖然承諾了,但是擋不住大伙的焦急和顧慮,材料供應商擔心材料錢能否拿到手,工人則害怕工資錢會打了水漂。王吉清楚,只有及時兌現錢款,才能消除大家的焦慮。

「要讓父親走的更安心,不能讓他的名譽受損,更不能讓人說一個「不」字。」王吉說:「父親欠人的,自己都會認賬還款,給所有人一個滿意的答復。」因此,他把所有欠賬做成自己能理解的表格,提前規劃好還款人員、還款日期和還款數量。

要兌現建筑材料款和工人工資款,對于王吉來說,難度可想而知。王吉除了要把父親銀行卡僅剩不多的余額提現,還要與工程發包方溝通,解決工程驗收和工程款兌付等問題。在工程應收款沒有到位的情況下,王吉絞盡腦汁、想盡辦法籌資償還欠款。

2021年春節前夕,工人急需要錢過年,一方面王吉與發包方溝通支付工程款,另一方面前往銀行辦理授信貸款業務,確保工人能過一個開心年。王吉帶著970萬元現金來到工地發放工錢時,大家都夸王吉守信用人品好。王吉說,為兌付工錢,他做了4筆貸款共計530萬元。

在王吉的還款規劃表格上,有一筆欠江老闆 的混凝土款,償還日期是2021年1月。雖然江老闆沒說要錢,但是王吉還是提早準備,分兩次付清混凝土款。 江老闆拿到錢后,逢人就夸:「王吉這孩子誠實靠譜,言而有信。」

王吉償還這麼多錢,被許多人看作是「有錢人」。其實,他父親不僅沒留下什麼遺產,反而留下一堆棘手的難題。王吉每月還有13000多元的房貸要還,兩個孩子的學費生活費要繳,患有三高的老媽常年在吃藥。

2021年3月份,王吉為了籌錢,以 低價把老家臨街面的房子賣了。為這事,王吉也糾結了很久,不賣房子,沒有錢還賬,可賣了門面房,一年損失房租十幾萬。在王吉看來,損失再大,也沒有誠信做人的事大。

王吉貸款賣房還款,尤其是在自身極其艱難的情況下付清合伙人朱某某500萬元成本及利潤,令發包方深受感動,主動支付了全部工程款,實現了發包方與王吉的誠信雙向奔赴。至2023年春節,王吉累計償還739萬元(約3270萬新台幣),還清父親全部欠款。

「從未想過不還,誠實守信是做人的原則」

王吉告訴記者:「從未想過不還,誠實守信是做人的原則。父親一輩子都重視名譽聲望,在當地名望非常高,也是家族的核心人物,我們當地人對他的評價也很好。」王吉表示,父親去世比較突然,未能了結的事情,他必須幫父親處理好,這是作為兒子的責任和義務。

同時,王吉還說:「工地上大部分人,上到班組組長,下到普通員工,都跟著我父親干了幾十年,他們非常信任父親,不能因為他走了我就欠錢,他死后的名聲,更加需要我去維護。」

他清楚得記得,最后一筆欠款還清是今年春節過后的正月初五,曹姓老闆在賬簿上寫下「與王昭軍、王吉所有工程款全部結清,2023年1月26日」并附有簽字。

當天下午,王吉去了父親的墓地,把所有的工地資料(除了賬簿)一起燒了,做到了無愧于父親,無愧于跟著他父親干了幾十年的合作伙伴和工人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