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媳嫌棄老爸是掏糞工,吃飯「不準上桌」老人下秒怒將存款扔進糞坑,兒子兒媳跪倒在地:爸,對不起

安妮 2023/03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兒媳嫌棄老爹是掏糞工,吃飯不準上桌,老爹怒將存款扔進糞坑

冬季的細雨綿綿,讓天空變得灰蒙蒙的。

在街道上,一位戴著草帽的老人在大雨中狂奔,過往的行人紛紛捂住鼻子,驚恐地躲閃,仿佛這位老人就是一頭兇猛的野獸,讓人害怕。

老人的名字叫做李貴,如今65歲了,還做著掏糞的工作。他雖然年紀大了,但他還是不愿意辭去這份令人討厭的工作,因為他一人承擔了整個家庭的開銷。

對于路人的厭惡,他已經習慣了,沒辦法,誰讓他身上的味道這麼難聞呢。

回到家中,洗漱完換上一套干凈的衣服,看著兒子兒媳婦緊閉的房門,并沒有打擾他們,自己只能默默的去做飯了。

廚房里,傳來了叮叮當當的聲音,聲音雖然很輕,但還是驚動了正在睡覺的兒媳。

等他洗好了菜,正準備繼續下一步的時候,自己的兒媳趙娟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,眼中滿是驚恐。

兒媳慌張地問「爸,你這是在做菜?」

李貴一愣,「是啊,做午飯,有什麼問題嗎?」

兒媳道:「爸,跟你說了多少遍了,我給你做飯,你先出外面歇歇吧。」

李貴沒辦法,只好從廚房里出來。還沒出廚房,就看到兒媳把所有洗好的菜都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吃飯的時候,兒子和兒媳婦故意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誰也不去碰他吃的東西。看到這一幕,他也是淡定的端起碗,坐在一旁安靜的吃飯。

這一夜,他翻來覆去睡不著,似乎聽到了兒子和兒媳婦在講話。他起身站在窗前,點了一根香煙,靜靜的聽著。

兒媳說:「景德,爸身上的味道是一天比一天重,以前我還以為他是個清潔工,可有天我看到他在路邊上干活,我都快吐了,他用鏟子在推車上鏟著那些惡心的東西,想著那個畫面,我已經很多天沒有吃飯了。」

兒子李景德說:「味道是避免不了的,不過那也沒辦法,他畢竟是咱爸。」

兒媳婦繼續說:「要不以后我們離他遠點,不讓他做飯,也不讓他抱我們閨女,他可能是嫌臟,所以今天沒想和我們一起吃晚飯,所以下次不要讓他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,兒子打斷道:「娟,這樣子太過分了。」

兒媳婦:「反正我是忍受不了,這個家要麼我離家,要麼和他保持距離。」

李貴嘴唇哆嗦,任由窗外的雨水打濕自己,拍打著他那張蒼老的面龐,仿佛借此洗去自己身上的污垢和惡臭。

從那天晚上開始,李貴就再也沒有下過廚,兒子不叫,兒媳婦也沒當回事,就算是偶爾上來夾菜,兒子、兒媳婦就會放下筷子,一臉不快的走了。

他失魂落魄的走在這條下了一個多月的雨的街道上,一股徹骨的寒意襲上心頭。

回家本來是一件很美好的事,但現在,卻成為了他心中的枷鎖。久而久之,他也明白,繼續下去是行不通的,既然兒子和兒媳婦都看不起自己,那就干脆搬走好了。

離開之前,他取出了自己多年的積蓄,一共26萬塊錢。兒子丟了工作,兒媳婦要照顧孩子,也都不容易。

當他帶著26萬塊錢回家的時候,沒想到今天會來這麼多的客人。

一桌子好菜,大家喝得開心,他抱著手里的錢,呆呆的看著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這時一位姑娘看到了她,連忙招呼道:「叔叔回來了,不好意思,娟說您不回來了,我們也就沒有等您。這兒還有空位呢,來吃點東西吧。」

話剛說完,趙娟咳嗽了一下,道:「他已經吃鍋了,大家不用管他。」

李貴還沒反應過來,說:「我還沒有吃飯呢。」

趙娟連忙說道:「那等我們吃完先吧,待會我會幫你準備好飯菜的。」

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,趙娟說道:「爸,你先在房間里看會兒電視吧,一會兒再叫你。」

李貴嘆了一口氣道:「肖瑩,我今天沒上班,身上沒什麼味道的。」

趙娟道:「爸,你非要我解釋這麼清楚嗎?今天家里來了那麼多的朋友,你臭著他們,他們以后還怎麼敢來,你這不是讓我以后顏面掃地嗎?」

李貴有些呼吸急促,閉上眼睛,低聲道:「景德,你是我的親生骨肉,你也是這麼想的?」

過了好一會兒,李景德終于開口:「爸,要不,您……您能不能先進去房間?」

「好好好!」李貴一臉苦澀,道:「我當了這麼多年的掏糞工,確實又臟又臭!可這一桌子的菜,不都是我自己掏糞賺來的錢買的嗎?」

這為你們遮風擋雨的房子,也是我掏糞賺來的,難道你們不覺得這里臟嗎?

既然你說我身上有一股骯臟的味道,那麼26萬塊錢,你是不是也覺得臟呢?」

打開包,里面是一張張嶄新的鈔票,趙娟驚訝地捂住了嘴巴,「爸,你哪兒來的那麼多錢,啊,爸,你要干嘛?」

李貴沒有回頭,徑直走向門外,在門前停下,沉聲道:「我要把他們丟到糞池里!」

「啊……」一群人驚叫一聲,連忙跑了出去。

等他們趕到的時候,發現李貴正雙手空空,正悠閑的抽煙,趙娟看著糞池里的那堆錢,整個人都傻了。

李貴:「我雖然年紀大了,但也不是那種厚顏無恥之人,既然你不喜歡我,我就搬出去住。景德失業了好幾個月了,我怕你們生活會有壓力,所以打算把剩下的錢都給你,但現在看來,你想要錢就自己去撈吧。」

他又吸了一口煙,補充道:「用手撈,別用鏟,能撈起來就是你的。」

兒子和媳婦面面相覷,吞了一口口水,也不管那股腥味,直接蹲在了糞池邊上,用顫巍巍的雙手開始往里面撈。老爹看到兩人如此狼狽地撈著,搖了搖頭,嘆息一聲:「你們不喜歡我的工作,那靠這個工作賺的錢你們又怎麼用的安心呢?這世上卑賤的不是職業,而是評價這個職業的人。」

你們這一代沒受過太多的苦難,看不起那些衣衫襤褸的人,但你不知道,如果沒有他們的努力,你們的生活又怎麼會如此干凈自然呢?」

兒子和兒媳婦一邊嘔吐,一邊將錢撿起來,兩人都是一臉的懊悔,跪倒在地,對著父親磕頭道:「爸,對不起,是我們的錯。」

兩人這次都有了「汗流浹背」的經驗,對父親再無怨言。不久后,兒子和兒媳婦都外出打工了,生活也就不那麼操心了。

老爹辭去了工作,專心帶著孫子孫女,一家人其樂融融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